En


  • 联系邮箱

    info@th-cap.com
  • 北京办公室

   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77号华贸中心3座22层
  • 简历投递

    hr@th-cap.com
  • 上海办公室

    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1515号嘉里中心办公楼2座31层
  • ©2019 China TH Capital All Rights Reseved 京ICP备15015512

泰合资本付超平 丨创造价值是我的底层信仰

2020-01-07

Hi,这是泰合伙伴的第三期。

投资银行是一个高度精英驱动的行业,成功的关键在于是否能持续吸引并留住足够多的精英人才。泰合过去8年的实践证明,严格奉行我们的价值观信条和高标准能力规范,通过“上不封顶,下不兜底”的人才选拔模式,我们有能力聚到一拨又一拨具备HIS(Hungry, Influential, Smart)特征的人,并构建出以合伙人精神为基础的精英治理模式。我们深信,这不是一个人的生意,而是一群人的事业。

泰合资本以成就未来商业领袖为使命,而超出交易本身价值的重度赋能服务来自每一位优秀的同事。在我们看来,这些同事的成长和思考,同样是新商业文明的一部分。

因此,我们开设【泰合伙伴】栏目,分享他们快速成长的秘密。

我认为人最大的限制是认知边界,只要认知突破,能力也会随之拓展。

——泰合资本董事,付超平


世界正加速变化,付超平试图破解“技术的黑箱”,找出改变世界的推手。从2016年8月8日加入泰合以来,短短3年半,付超平就从投资经理晋升为董事,负责大数据和交易平台领域,累计服务的创业公司融资总额超过109亿人民币,最快的项目融资交割时间为两个月,连续服务了开思、同盾科技、医渡云、TalkingData、神策数据等明星项目。

聪明、富有企业家精神、极具同理心是同事们对付超平共同的评价。他的经历堪称传奇,小学三年级前的课程全部自学完成,学生时代长期名列前茅,曾在月考作文中连载小说,工作后进入体制内做金融分析,而后又离职创业……

破解知识对付超平来说仅仅是第一步,将创造价值视为底层信仰,并用真诚和专业来赢取信任是他所珍视的。2020年,他希望自己能变得更智慧、更坚定,拥有知识上的自由和更独立的思考,并且更坚定地相信价值创造与选择。

我是个擅于找方法的人

学生时代的付超平,从小学起几乎一直第一名。那可能是他最不焦虑的时段,目标极其明确,且简单直接。“我喜欢找方法。”付超平觉得自己是典型的理科生,理科思维的本质,就是拆解归类。他会把一个问题拆到不能拆为止。“比如说高中数学,不过是个拆解并不断组合的过程,一个题用10种方法去解答你都会了,其他所有类似的题就都不用花时间了。”

底层良好的学习方法也让他有了大量的空余时间,读书写作成了他最大的爱好,“当年家里的藏书我几乎都读了个遍”,中学一度梦想当个作家。他也有玩世不恭的一面,作文常常被贴出来作为全年级的范本,以致于他曾经尝试在月考作文中连载小说。中学时期一次月考恰逢他生日,他带着几乎全班同学一起翘了月考去看《不能说的秘密》的首映,导致整个第一考场几乎都空了。

义务教育阶段的付超平,靠”聪明“一马平川。2008年进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,更大世界的大门向他敞开。商学院的节奏要快很多,不仅是知识,也是实践。在这里,超平展现出了hungry的一面,他评价自己“会更饥渴地汲取知识”。除了金融之外,他还希望多一个视角看世界,所以选择了心理学作为第二学位。

聊到性格,他直言自己其实是个内向的人,坚信个人内心的富足才最重要,哪怕现在都是“外向的孤独患者”。但得益于商学院的环境与同学们的群体活动,他也很快适应并积极拥抱更大的世界,从大一开始他就不限于课堂,而是积极参与到实践和实习中,咨询公司、银行、大外企、基金公司等,把所有好奇的行业都试了个遍。

超平极度渴望获得新知识,“老实说我觉得我算半个好奇心驱动,另一半驱动来源于不安全感。”

毕业后,付超平在中国农业银行总行投资银行部工作两年,他回忆其实年轻人都想要往外冲,而当时的工作某种程度会对人的激情有束缚。2014年,付超平离开农业银行,开启了一段创业经历。他和一帮朋友做了一个电子钱包的项目。彼时,支付宝还没有推线下支付,微信也还只是一个聊天工具。这个想法来自于他在美国的一家超市看到全流程电子化结账的经历,而当时他还带着厚厚的钱包,里面装着现金、储值卡、名片,付超平判断,在中国这一切也会被线上化。看到了趋势,又有一个交心的团队,于是一起做了尝试。

当时规划的APP主要有三大功能:二维码支付、名片存储、电子储值卡,也真实地运营了一阵。然而当时基础设施很不成熟,线下零售店都没有二维码机器,需要公司给每个收银台配置pad来生成二维码,成本很高。大半年后规模化愈加困难,项目也就此停摆。这虽然是一段不成功的经历,但却给了他关于创业和时机最初的认知。

2015年初,付超平加入了百度,用另一个视角参与到技术的浪潮中,也接触了业内最顶尖的科技人才,不断加深对于科技行业,尤其是大数据行业的理解,这对他后来在泰合搭建大数据行业的框架很有帮助。

“我认为人最大的限制是认知边界,只要认知突破,能力也会随之拓展。”聊起一路学习的方法论,付超平觉得最重要的点在于不断总结。

创造价值是我的底层信仰

聪明和饥饿能让一个人走得快,但如何找好方向同时又走得更远,这取决于一个人的底层驱动力。

智慧和坚定是付超平人生的底层驱动力。

智慧就是知识自由,有充足的知识,并且在此之上加入自己的思考,形成独立的判断;坚定就是情绪自由,不忘初心,有坚信的东西,保持内心的这份纯真,然后去吸取外部的反馈变得更加笃定。“创造价值是我的底层信仰。”泰合恰好承载了这两个底层驱动。

2016年的8月8号,付超平加入泰合,这个吉利的日子让他印象深刻。

在加入前,他对FA有些质疑,离钱近、交易快,怎么能沉下心做有价值的事?

合伙人郭如意在面试中给了他答案——深度服务,提供他人无法提供的价值。郭如意深入讲解了泰合如何根据动态时间段的难点,研究、测试运营策略,给到founder建议,并在融资/战略发展上给到公司重组的支持。

这深深地打动了他,“我就是想和一群特别牛的人一起做一个特别牛的事。”低调、口碑好、深度服务,而不只是纯交易的心态,正是泰合给他的最初印象,这和他的底层信仰“创造独特价值”不谋而合。

“价值”这两个字,在一个小时的谈话中,付超平至少提了20次以上。他认为自己性格中有使命驱动的因素,这源于帮助项目完成融资后除了有成就感,更多会从心底里觉得帮助社会发现了一个好项目,帮助好项目创造了价值,从而实现更大维度的社会价值。

在泰合你能定义很多东西

发现好项目需要独立的研究判断。超平认为,研究不是为一次交易,而是为了对行业有底层认知。在离钱很近的FA行业,践行这个认知并不容易。

泰合内部的每个人会有固定的研究领域,做持续体系化的研究。付超平刚进泰合担任投资经理,就专注于大数据行业,而当时公司内部根本就没这个领域的小组。“泰合特别神奇,加入后你能参与定义很多东西”。

刚入职的两个月,没有上项目,他沉下心专门做大数据产业链的研究,包括数据存储、数据交易、数据分析、行业应用等,从宏观到产业到细分领域都沉淀下研究结果。这期间,除了定期碰碰研究结果外甚至都没什么人联系他。在mentor郭如意给出的大框架基础上,全由自己的研究驱动来判断行业的机会。

付超平基于学生时代构建的分析方法、过往大数据领域的行业积累,去看整个产业链各个环节的痛点,以及现在行业里既有公司的解决方案。他说,刚入职专心做研究的那两个月至关重要,直到现在都会根据最新市场情况,持续迭代当时的框架。

研究,看似容易,但持续深度地做下去,需要配合一套机制。泰合的机制是由一个owner负责一个项目,配合两三个人管融资的全流程,包括BD、做BP、见投资人、交易谈判各个环节都不会切开,这样研究和市场信息都充分地掌握在owner手上,相反,如果把流程划分得很细,各个环节由不同的人负责,研究就容易止步于桌面,离市场比较远。

泰合研究的目的是先判断行业机会、审慎选择项目,pass或者承接都有扎实的理由,并非因为哪个项目好卖、好去BD。

比如2016年末的数据交易比较热,国内有几家公司跑出来,但他判断这个赛道做不了。第一,拿透明的数据去卖,政策和法律风险无法规避;第二,产业链的价值点太小,佣金纯粹取决于平台数据交易量,且无法清晰定价,所以平台的价值非常有限。至今快四年,他在这个细分赛道仍然坚持当时的判断。

案头研究外,付超平会找很多业内朋友和专家去聊,了解行业真实情况,实地走访也是验证自己研究框架的必须动作。

在承接某汽配供应链企项目前,超平就做了深入的线上线下研究,通过专家访谈打电话给上游供应商,了解痛点和对各个平台的依赖度;一周时间里,他带领团队深扎汽配店。考虑等级分散,还按照大中小的线下汽车维修店,给团队分工,找样本、做线下调研,拿用户的真实反馈,希望通过样本推导出平台在某些地方的市占率和真实的交易情况。

对应着汽配领域的研究框架,对项目有了更立体的判断。因为有前期的研究,关键的问题和指标很明确,所以聊起来很高效。To B的产品,用户视角很重要,用户对于平台优劣的判断,付费意愿的强弱、持续性都是需要亲身采集的关键信息。

一旦承接了项目,超平说,作为FA要真正地站在创业者的视角去思考、出谋划策,而且愿意深入到业务里,从第三方角度去提建议,创造融资和交易之外的业务价值。

2019年3月以来,开思的股东会跟内部的战略会,付超平跟着开了七八次,毕竟公司的战略是最高机密,这就需要很高的信任,会上他还会从外部视角,基于对业务细节的理解,提一些战略上的建议。超平坦言,自己也不一定每一次观点都全对,但是他愿意基于更后期其他项目的经验,基于对未来业务演进研究的推论,给到新思路。公司不一定完全采纳,但创始人一般都长期扎根产业,也需要更宏观、外部的视角来打开思路,未来战略可能会往新思路这边靠一靠,就有它的价值。他也经常会在顺利融资后,和创始人们打两、三小时的电话,聊很多业务细节和管理上的思考。

唯有专业、真诚,才能收获信任

面对创始人的信任,“专业、真诚”是付超平与人交流最大的原则,哪怕和创始人意见不同的时候,他都会站在客观第三方的专业立场直接表达。

时间长了,会和一些创始人慢慢从工作伙伴变成真心朋友。“不是每个项目都可以,所以深感宝贵”。有的创始人会坦诚问他对于自己的真实看法和建议,因为周围没有人对自己在性格和业务双维度都有深入了解;有的创始人甚至会和他聊一些情感的问题;还有一次,一位创始人知道他胃疼,就亲自出面帮忙找了一位全国知名的胃科医生。

聪明人有很多的捷径,而超平一直坚持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价值,秉承owner心态,愿意把客户的事当做自己的事业真心花时间去做。有一次在过交易文件的时候,律师已经把全部意见反馈后,他仍然提出了几个希望帮公司争取优化的条款,这让创始人觉得很惊讶,没想到财务顾问会自己去看一百多页的条款。

陪伴投资人尽调也被他视作一种本分。2019年10月20日凌晨3点,在一个餐饮供应链项目的深圳仓库,付超平陪着投资人顺着商品流把每一个环节走了一遍。当时项目处于融资关键阶段,他判断直接做实地调研能直观体现公司业务规范化和领先性,而且对加深投资人对交易情景的理解会很有帮助。餐饮供应链公司的配送时间点一般在凌晨4点半左右,意味着开工时间大概是凌晨3点。那晚,付超平2点40分提前到达现场,然后陪着投资人在开工时间,顺着商品流走,从商品原点开始,历经发车——加工——质检——称重——分装——运输——交付的每一个细节,一路讲解。全部弄完,大约早晨5点了。“有疑问就可以当场解答掉。其实没人要求,但融资过程中有很多可做可不做的事,我们愿意再努力一点,只要对公司有帮助。”

投资人对于超平的付出也很尊重,常常项目路演完,都会主动约他喝个咖啡,问问接这个项目大概的考虑,对于行业怎么判断。十几分钟到半小时以内,超平会拿出过往的研究判断和调研与投资人分享、碰撞。

付超平作为九年的德扑老手,至今也非常喜欢这项游戏。“德扑是博弈的微缩版,是人性的浓缩。”尽管只是一盘很小的游戏,但暗含复杂的博弈,你在猜别人,别人也知道你在猜,考验的是怎么在不确定中做决策,面临个人风格、前后手位置、筹码压力等多因素的环境,做的不一定是正确的决策,而是不确定性下的最优解。

技术的快速变革,周期更替都让一级市场充满不确定性,但支撑穿越不确定性的总是确定的答案,付超平的回答和泰合极度求真、极度透明的底层价值观有关,投资人和创业者都非常聪明,最终用什么获取他们的信任?不是揣摩人性的游戏,而是内心深处坚信的真诚、专业、可靠。

付超平从小学开始看武侠小说,并深深地爱上那个快意恩仇的世界,“金庸的每一本小说,我翻来覆去起码看了10遍以上。”

《天龙八部》里,他最喜欢的人物是乔峰,集家国情怀、兄弟义气于一身。他觉得武侠是一个逐渐被消解的世界,在真实纷杂的世界里,武侠寄托了很多人的情怀和理想。他的文字理想也由此而生,当时的梦想是当一名作家,用文笔去传承武侠里的精神,用理性去捍卫这个快要消逝的世界。

现在,虽然他没有成为作家,但却仍在用极度的理性来为世界发掘价值。

同事眼中的付超平

PREV

那些在泰合做副总裁的年轻精英们

NEXT



泰合资本任命并购与战略交易管理合伙人